<ruby id="xlz9n"><delect id="xlz9n"></delect></ruby>

<th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th>

<sub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sub>

    <track id="xlz9n"></track>

      <sub id="xlz9n"><progress id="xlz9n"><nobr id="xlz9n"></nobr></progress></sub>

                <th id="xlz9n"><meter id="xlz9n"><dfn id="xlz9n"></dfn></meter></th>
                <address id="xlz9n"><progress id="xlz9n"></progress></address>
                您所在的位置:曹妃甸熱線 > 文化頻道 > 家鄉文史

                河豚宴四奇相聚

                發布:2018-4-8 14:00:20  來源:曹妃甸報  瀏覽次  編輯:劉愛春
                   晚清時,京東沿海一帶,尤其是樂亭、灤南、曹妃甸這些地方,有一個話嗑兒,說“京東沿海有四奇:逸帝師、遲祭酒、崔八爺、臘頭魚”。您聽聽,這都哪跟哪呀,四奇排在一塊兒,咋有人還有魚呀?

                  您別急,咱先說“逸帝師”。這位帝師,姓張名燦,曹妃甸張海莊子人。張燦精詩工畫,人稱詩書畫印四絕。天子腳下,丹青妙手。壯年不意功名,辭歸故里,以詩畫為娛。張海莊子為他樹牌立傳,號稱“帝師故里”。

                  帝師,顧名思義,也就是皇帝的老師。嚯,這還了得!那是何等榮寵。閭間傳說,這位張燦教過的皇帝正是光緒帝載湉。但那是載湉登基帝位以前,還在親王府做小貝勒。大概是載湉三歲的時候,張燦負責教授他書畫啟蒙。同治帝駕崩,載湉入宮繼位,身份突然轉變,成了光緒皇帝。身份一變,老師跟著也變,變成了翁同龢和夏同善等人,一共五位。

                  這就出了問題。張燦教過載湉不假,但并不在朝廷正式的帝師之列,沒有編制。這也引得一些學者、考據迷查史閱志,引經據典,質疑不斷。街頭巷尾,祖輩口耳相傳,振振有詞,和這些呆子抗衡。那么張燦是不是帝師,算不算帝師?爭執不下。兩相折沖,這位張燦便得了一個“逸帝師”的雅號。

                  遲祭酒,說的是樂亭人史夢蘭。文采風流,著作等身,一輩子沒有為官入仕。但說他聲動朝野、名滿天下,一點也不為過,就連慈禧都說他是“京東第一人”。

                  光緒二十三(1897)年,史夢蘭八十五歲的時候,學使徐澧奏請光緒皇帝加封他為國子監祭酒。可惜,還沒等到御批下來,他老先生就先自駕鶴仙游了。國子監祭酒的封號,終于還是遲了一步,史夢蘭也因此落下一個“遲祭酒”的美名。

                  在這兒,還要多說一句,帝師張燦教授載湉,早了一時;史夢蘭與祭酒卻又晚了一步,全都令人惋惜。更有意思的是,這兩位還有淵源:史夢蘭正是張燦的老師,授業恩師;張燦恰是史夢蘭的學生,得意門生。兩人亦師亦友,傳奇滿京東,真是實至名歸。

                  接著咱再說說這位崔八爺。崔八爺,大號崔佑文,諢號“崔八廝”,家住樂亭廟上村,因排行第八,人稱崔八爺。原是皇糧莊頭,財勢富貴京東首戶。

                  這就怪了,兩位絕世才子,一個京東土豪,咋會并在“四奇”之列呢?

                  原來這崔八爺性情怪異,舉止乖張,做起事來時而圓滑老道,時而又像一個三歲小孩兒,單純稚拙,常常出乎人們的意料之外,全沒有一個老爺的正形兒。不過,崔八爺輕財重義,樂善好施,京東一帶名聲不錯。

                  據說,這位崔八爺有一個習慣,不管五冬立夏,刮風下雪,他都要在夜間來一個冷水浴。院里大口井中汲水,浴盆中一坐,臨頭澆下,每天如此,從不間歇。家中仆人見過的不少,人多口雜,越傳越怪,越傳越奇,后來民間竟有傳說,冷水澆頭的一瞬,崔八爺脖子伸得老長,備不住他根本就不是人,是XX精轉世,難怪有這么一身富貴。可見崔八爺是富豪,但卻不是土豪。

                  富而不土,還表現在崔八爺一生不近女色。一個財主,卻十分鐘情文藝犬馬、戲曲書鼓,府中養著戲曲、大鼓、皮影各種班子。樂亭大鼓、評劇,都是在他府上由微漸著,最早發展起來的。就連評劇始祖成兆才、樂亭大鼓名宿溫榮,當年都曾在他府上班子里學藝成長。如果沒有這位崔八爺,都說不好會不會有后來的評劇,后來的成兆才。這么說來,崔八爺名列“京東四奇”倒也說得過去。

                  但這臘頭魚咋又會跟前頭三位放在一起,并稱“四奇”呢?

                  你可別小瞧這臘頭魚。臘頭魚是俗名,其實就是鼎鼎大名的河豚,天津、河北一帶才叫它臘頭。河豚是魚中妙品,自古就說“拼死吃河豚”,又說“不食河豚焉知魚味,食了河豚百鮮無味”,可見河豚已是萬千美味之首。而京東沿海的臘頭魚,又是河豚中的河豚,美味中的極品。

                  京東沿海的臘頭魚都產在海中,毒性大,味道也更妙。蠶沙口一帶海域(如今曹妃甸區)地處灤河、青河、泝河、雙龍河等九河下潲,近岸河口處滋生兩處水草,方圓數十里,人稱“臘頭炕”。每年三月許,河豚從深海游到這海水淡水交融的地方,感覺這草這水比江河里還要美,都會在這兒流連一段時候。

                  流連之際,卵已產下。其后魚卵孵化,臘頭炕上小臘頭魚密密麻麻,繁衍旺盛。好水好草,終于造就蠶沙口這片海域中極品河豚的興旺。它的味道品質妙絕天下,傲視群豚,天下名流多有渴慕。

                  蠶沙口臘頭魚有近百種,無論哪一種,卻又都妙在極致美味的同時,幾乎全身都有劇毒,處置不當就會須臾喪命。而且這臘頭毒,猶如百變妖姬,飄忽不定,撲朔迷離。各個品種之間,毒素大小有別,同一條魚各個部位的毒,又各自有異。一起吃的臘頭,有人命赴黃泉,有人卻又安然無事。

                  味中極品,卻又身負奇毒,讓人又愛又怕。也是奇魚。可見把它列為京東四奇之一,不無道理。

                  要是這“四奇”,平時各自傳奇也就罷了。偏有那么一次,四奇湊到一塊兒,留下一樁趣談。

                  史夢蘭、張燦、崔八爺,生在同代,三家相距不遠,又都是當世名流,意趣相投,所以也就成了密友。這年三月,史夢蘭、張燦接到崔八爺請柬,盛情邀請二人過府做客。兩人知道這位崔八爺不是新收奇珍,就是剛獲異寶,故起雅興相邀品評,高高興興趕了過來。一下車忙不迭問:“得了什么好東西,還不拿出來看看?”

                  崔八爺笑瞇瞇把史、張二人領到大院后身。

                  這是崔府花園,假山奇石,柳柏松竹,十分雅靜。崔八爺把二人領到一個大魚缸前。這魚缸是用燕山上的青石雕鑿成的,寬寬大大,九條河豚在里頭游動。

                  崔八爺仍笑瞇瞇問:“這好東西,敢不敢吃?”崔八爺自幼嬌生慣養,落小一個說話咬舌兒的毛病,話從他嘴里說出來,尤其好笑。

                  史夢蘭歡喜說:“老朽年近八十,雖在海邊生長,可這河豚還真沒吃過,真是遺憾。如今見了怎么不吃?”

                  張燦說:“河豚有三不食。一是上有至親不食,二是心有疑懼不食,三是胸有高志不食。如今我們都垂垂老矣,上無至親,兒孫滿室,就像飄逸的散仙,如何不吃?”

                  崔八爺說:“在下對于這東西也有三不。一是不得妙材不為,二是不得其技不烹,三是不得其人不食。”

                  原來這九條河豚,是蠶沙口魚老大張玉樹送過來的,正是河豚中的極品。崔八爺又特意從恭親王府請來了一位御廚,加上史、張兩位妙人,已是三者齊備。當下,崔八爺吩咐:大門關閉不見客,堂門關閉不見人,就在宴客堂中擺上了河豚宴。

                  宴客堂檐下,用一根細繩懸掛空桶一個,檐上放一水箱,里頭的水慢慢滴入空桶。崔八爺說,如果直到繩子斷了,桶從堂檐墜落,他們三個還沒有從宴客堂里出來,就叫家人“或有嘔吐狼藉,或有衣冠失整,務須整理發喪,干凈體面。而后三人一葬,墓碑上題‘三友冢’”。

                  河豚上席,后廚便門也關了,三個人意趣陡增。

                  史夢蘭說:“吃河豚的人大致分成四種。以饑而食,是苦寒之人;以魚而食,是俗俚之人;以鮮而食,是美食之人;以趣而食,才是知味之人。”

                  張燦來了詩興,吟起蘇學士的詩:“甘美遠勝西子乳,吳王當日未曾知。”

                  崔八爺則講了一個故事,調笑兩人酸腐。說是有一個書生,吃河豚不幸中毒,死了,神游天宇。前頭王母見召,說他有仙緣,假借豚毒要成神仙。王母正要封神之際,底下“哇啊哇啊”一陣哭聲。原來是妻子見他身死,大放悲聲。書生回頭一看,妻子是看到了,可他也“啪嗒”一下,從天上掉了下來。元神附體,又活了。書生好不懊惱。崔八爺咬著個舌兒說,把史、張二人逗得前仰后合。

                  不說宴客堂中三人品評河豚美味,且說家眷仆從,都遠遠聚在堂前等著。一等就等了接近一個半時辰,越來越心急,提心吊膽。突然“啪”地一聲,宴客堂房檐下繩子崩斷,懸著的水桶掉了下來。這回家眷仆從可承受不住了,“哇”一下哭鬧起來。

                  忽然堂門打開,崔、史、張三個走了出來。

                  原來三人在里頭品過河豚美味,意猶未盡,史夢蘭便命張燦即興畫了一幅《河豚宴后圖》。崔、史二人屏息圍觀,安安靜靜。畫中杯盤羅列,雖然是宴后,各種菜肴依舊豐盛,只有河豚一點不剩,都是空盤空碗,唯有魚骨桌上狼藉。畫上又有恩師史夢蘭題詩記述,十分精致。沒想三個人都把宴前約定丟到九霄云外,忘了,害的人們又哭又叫,虛驚一場。

                  美味嘗過,真是一場歡喜盛宴。后來,因為這次河豚宴,人們還編了一個童謠四處傳唱:逸帝師、遲祭酒,做客崔府吃臘頭。成仙成鬼憑天意,意趣偏向味中求。

                相關文章

                贊助商推廣鏈接
                Copyright © 2003-2009 Fengrun.TV All rights reserved.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ruby id="xlz9n"><delect id="xlz9n"></delect></ruby>

                <th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th>

                <sub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sub>

                  <track id="xlz9n"></track>

                    <sub id="xlz9n"><progress id="xlz9n"><nobr id="xlz9n"></nobr></progress></sub>

                              <th id="xlz9n"><meter id="xlz9n"><dfn id="xlz9n"></dfn></meter></th>
                              <address id="xlz9n"><progress id="xlz9n"></progress></address>
                              <ruby id="xlz9n"><delect id="xlz9n"></delect></ruby>

                              <th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th>

                              <sub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sub>

                                <track id="xlz9n"></track>

                                  <sub id="xlz9n"><progress id="xlz9n"><nobr id="xlz9n"></nobr></progress></sub>

                                            <th id="xlz9n"><meter id="xlz9n"><dfn id="xlz9n"></dfn></meter></th>
                                            <address id="xlz9n"><progress id="xlz9n"></progress></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