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xlz9n"><delect id="xlz9n"></delect></ruby>

<th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th>

<sub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sub>

    <track id="xlz9n"></track>

      <sub id="xlz9n"><progress id="xlz9n"><nobr id="xlz9n"></nobr></progress></sub>

                <th id="xlz9n"><meter id="xlz9n"><dfn id="xlz9n"></dfn></meter></th>
                <address id="xlz9n"><progress id="xlz9n"></progress></address>

                海味唐海

                發布:2014-9-30 7:20:08  來源:曹妃甸作家協會  瀏覽次  作者:克東

                據說,人類最初是擇水而居的。唐海的人們也不例外。相傳很久以前,這里唐海人結繩記事,在大海灘涂中艱難的生存著。后來,他們找到了在大海中淘寶的方式,便沿海而居,開荒種地,繁衍生息。而今,順唐柏路往南,聞到腥味便是了。昔日的沿海灘涂、今天的唐海。撲面而來的是大海特有的咸咸的、濕濕的氣息,帶著一種微腥的香。唐海人稱它作“海蛤蜊味兒”,這種混合了海魚和咸鹽的氣息地道而純樸,而且無可替代,一如這里的鄉音。

                外地人到唐海,留下印象最深的還是在吃海鮮上,吃在唐海,可能不是你一生吃得最好的,但一定是最難忘的。在這里吃海味,不是能簡單用金錢來衡量和計算的,一桌飯菜甚至一道海鮮,在大都市就可能成百上千,在唐海卻很“尋常百姓”,其滋味更是純正至極,而且越吃越有味。難怪有人對此地的海鮮由愛到盼,由盼到懷念,而我說的海鮮,算不上菜中的上乘之品,它散布于唐海地區,長盛不衰。如果你到唐海來不親自嘗嘗那里的海鮮海味,那你就白去了。若有唐海的朋友請客,你千萬不能開口點菜,他們要的最多的是“清水煮”、“家常燉”,飯店老板們就心領神會,端上來的必定就是原汁原味的海鮮了。在唐海吃過的人誰都記得最簡單的楞蹦魚熬白菜,一般人叫不出楞蹦魚的學名,有叫大頭魚或叫海鲇魚,此魚大頭細尾,是不多見的有“臉”的魚,雖只活一年卻能長至近尺,肉嫩味美,鮮香滑嫩,尤以兩鰓和魚肝最受青睞。與菜中之王大白菜煮在一起,不用過油,無須勾芡,更無須蔥姜蒜配伍,菜中裹著魚鮮味兒,魚肉夾雜菜香味兒,菜與湯兼得,鮮美無比,回味悠長。若想吃葷菜,可上鲅帶魚燉肉,堪與東北名菜豬肉燉粉條兒媲美,魚不腥,肉不膩,馨香誘人,勾人食欲,

                開鍋后,肉香布滿你的整個神經系統,胃里像有貓爪子在撓。嘗一口,肉中帶有鮮香,口感奇特,也是唐海獨有的風味。

                外地人到唐海做客,別以為朋友帶你去帶“星”的賓館、飯店就是貴賓待遇了,還不如放下架子徑去小吃部、大排檔,更不妨屈尊去一次蝦池、魚鋪,這并不“土”,這才是至高無上的招待。在蝦池,一網撒下,撈上活蹦亂跳的青色對蝦,舀半瓢海水澆在鍋里,一會兒就滿鍋泛紅、味至心脾了。在魚鋪,用大鍋老湯燉梭、鰱、鱸、鯉、鯽等雜魚,或再加上蝦和蟹一鍋燴,魚香四溢,等吃得雙手油、滿口香,自然會忘記自己身份地位,放下矜持,仿佛自己人在海上、身為漁夫了。人的胃非常戀舊,它很容易挑撥人的大腦對美食的思戀,尤其羈旅漂泊久了或生活坎坷不定,它會有更加強烈的催促你:去吃家鄉的海鮮吧。

                誰都知道河豚是水中珍品,尤其在日本國更受推崇。這魚俗稱鯻頭,長著鋒利的牙齒,很是有“脾氣”,你若一把拿到它,它會氣得肚子一下子鼓起來。稍有些年歲的人都記得,小時候吃河豚,冬天凝凍兒最結實最好吃,魚皮還可以剝下去做撥浪鼓。但是,你不要忘記這魚是有毒的,在日本,做這種魚需要“持證上崗”,而在唐海,你卻可放心享用,賓館飯店乃至養殖場招待所的大師傅,很多人會“料理”。最著名的河豚一魚三吃,生魚片、清燉外加骨架湯,青瓷碗里有幾撮綠閃閃的香菜相佐,馨香的香味在空氣中彌漫開來,人便像是秋江里的一葉小舟似的悠悠然蕩入了半癡半醉、出神入化的境界里……足以讓人大快朵頤。你若到大都市的高級飯店,河豚一定是寫在菜單的首頁的,而且不標價格只寫“時價”,你口再寡恐怕也不會點這道菜,除非你兜里有花不完的錢。而在唐海,你就可“口無遮攔”了,到這里若沒有嘗到河豚,等于枉來一趟,也算是沒有吃到真正的海味。這就是唐海最美的海味。

                每天傍晚時分,賣海鮮的小商販幾乎到了馬路中間排成一字,讓人禁不住回家拎上一兜,魚、對蝦、蟹、皮皮蝦、蛤蜊……應有盡有,僅兩三樣就可宴請一頓,外加一兩盤整根黃瓜、整個西紅柿,不足百元,席間準有喝多喝醉的。你若不怕麻煩,可再做上家常燉花鰱、蠣葒燉豆腐、醬燉楞蹦魚,或貼餅子熬小魚、煎咸梭魚配新鮮大米熬成的粥等飯菜,更會彰顯南堡地域美食特色。即便夜半去吃燒烤,也總有烤魷魚、烤鮆魚片誘惑著你,這在別處是不多見的。據朋友講,他曾經在唐海親戚家吃過青蛤湯,這湯的調料只是幾粒鹽而已,卻色、香、味俱全。回到京城里在飯店點過,自己也親自去農貿市場采購后操刀效仿數次,卻從未到過那種境地。我告訴他,問題就在于乘飛機、坐火車到北京的青蛤,并非唐海人手里拎的青蛤也。每當此時,我便深深地感覺到地域飲食文化在人的精神上打下的印記是有形而無形的,同時也是雋永而強烈的。

                唐海的特色在于海,唐海的榮辱變幻、命運轉折也皆因海。日本人最早覬覦這片大海及灘涂,上世紀40年代初,駐軍屯在周邊墾種植稻米。那時,恐怕白米飯就毛蝦、魚肉就是上等美食了。80年代后灘涂開發漸成規模,“米袋子”之外才真正多了海味兒“菜籃子”。隨著曹妃甸港的開發建設,蝦跳蟹爬魚躍的唐海再次成為世人矚目的地方,更吸引了不少美食家來此專門吃特色海鮮。

                海納百川。唐海人有著大海般的胸懷。來自四面八方的建設者們來到唐海這塊寶地,不僅日日沉浸在大海咸咸的、濕濕的、腥腥的氣息中,而且很快尋到了另一種滋味,這是人的精神家園外的另一種味道。

                相關文章

                贊助商推廣鏈接
                Copyright © 2003-2009 Cfd16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ruby id="xlz9n"><delect id="xlz9n"></delect></ruby>

                <th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th>

                <sub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sub>

                  <track id="xlz9n"></track>

                    <sub id="xlz9n"><progress id="xlz9n"><nobr id="xlz9n"></nobr></progress></sub>

                              <th id="xlz9n"><meter id="xlz9n"><dfn id="xlz9n"></dfn></meter></th>
                              <address id="xlz9n"><progress id="xlz9n"></progress></address>
                              <ruby id="xlz9n"><delect id="xlz9n"></delect></ruby>

                              <th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th>

                              <sub id="xlz9n"><meter id="xlz9n"></meter></sub>

                                <track id="xlz9n"></track>

                                  <sub id="xlz9n"><progress id="xlz9n"><nobr id="xlz9n"></nobr></progress></sub>

                                            <th id="xlz9n"><meter id="xlz9n"><dfn id="xlz9n"></dfn></meter></th>
                                            <address id="xlz9n"><progress id="xlz9n"></progress></address>